Maffin

吗啡,上瘾

向着黑魆魆的下边探出头去

 ———读寒冬夜行人

       本书碰巧讲的就是阅读者的历险记,因而不可避免的探讨了阅读理念的问题,女主人公柳德米拉在谈到最喜欢的小说时的描述是“在极其复杂、残酷和罪恶的人际关系周围蒙上一层似乎透明的外罩。”


       这似乎正是本作作者在写作手法上善于耍的花招,即做出长长的令人眼花的铺垫,在读者产生迷惑与相应的好奇时,抛出与前文铺垫相扣的惊险走向,但又不讲述的十分清楚、慷慨,在刚窥到疑团的几条线头就为真相即将揭开喜不自胜的读者伸...

关于睡觉

短短一个月里倒了两次时差,身体果然有些吃不消啊。回中国那次是头几天每天都昏睡不醒,活脱嗜睡症病人。也怪自己作死看剧熬到四五点睡导致死活调不回来生物钟【而这次回来由于困意袭来的太早,凌晨醒来继续倒头睡到七点,也算是难得体验了一回早起可以挥霍大把时间的快感。

今晚六点睡了两个小时,起来的时候感觉困意笼罩了整个脑袋,头发涨的厉害,身体想动但是不听脑子指挥,终究是为了倒时差撑着起来了。

由此延伸一想,顺从着身体的需要作息难道不应该是一件遵循自然规律的事情,从而于己有益吗,这样的话,"晚睡强迫症"就变的不可理解了。

这边存个底……

虽然图力几乎为零,但是也总算为自家本命尽了点心意……

梗自【以为是拍照,实际是录像】

预知花样作死的方法以及死法请@原一哉

莫名的后续

扒在门后偷看早有预谋的整蛊事件并不是什么光彩的勾当,古桥趁着嘲讽值完全被原拉走时揉了揉因前探太久而发酸的后颈。

选在生日这天整人的确有失厚道,何况还是一个自尊心超级强的家伙。但是想起被整的对象平日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,又觉得忍俊不禁了。

这种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。喜怒不常形于色的高中生轻轻叹了口气。从濑户此时的角度看过去,可以轻易地发现古桥的嘴角向上弯了小小的弧度。如果是平日,或许会抓住机揶揄两句也说不准。

前提是他没有像现在一样昏昏欲睡。

“寿星大人...

© Maffin | Powered by LOFTER